上海市園丁獎得主朱愛民因患重病提前退休,她的徒弟和學生哭著喊“舍不得你”……

2019-05-22 14:38:04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龔潔蕓

這是朱愛民闊別校園近半年后,再一次回到這里。她特意打扮了一番——雖然人比以前清瘦了不少,但踏進學校的那一刻,她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

如果不是半年前命運和她開的那個玩笑,此刻的朱愛民會像以往30年一樣,站在教室里教新一年級的孩子“如何做有用的人”。但是,去年暑假末的那次體檢,給了她重重一擊,讓她不得不帶著遺憾提前告別三尺講臺。

5月的一天,楊浦小學分校為這位“上海市優秀班主任”辦了一個熱烈而溫情的退休儀式。朱愛民和自己的徒弟緊緊擁抱,學生和徒弟們哭著喊:“真的舍不得你,朱老師!”

【最后一次家訪】

2018年暑假快結束了,8月底的一天,朱愛民去參加一年一度的體檢。但就在那晚,她接到了來自體檢中心的電話,電話那頭讓她趕緊去復查,“胰腺有點問題”。

按照計劃,她將在9月份帶新一年級的班——作為學校品社大組長,她一直專注于低年級的教學,她的道德與法治課可以讓孩子感動到落淚。朱愛民也曾充滿了期待,因為這將是她退休前帶的最后一屆學生。

晴天霹靂,朱愛民一向樂觀,但也禁不住這樣的打擊。短短幾天之內,她在家人的陪伴下,確診了自己患上了“壞毛病”。但是,此刻她心里最著急的,卻是如何在緊接著的緊張治療過程中安排好自己新學期的工作。

朱愛民最惦記的,是那個還沒完成的家訪:暑假里,一(1)班的新生都已經完成了家訪,只剩一個孩子在外地還沒有見過面。她扳著指頭數日子:“明天晚上應該到家了”。第二天傍晚,剛剛在醫院里完成一天檢查的朱愛民顧不上疲憊的身體,堅持請先生老陳送她完成了這最后一位學生的家訪。

但朱愛民說,她依然對這一班只有一面之緣的孩子心存愧疚。“我原本信心滿滿,想幫助他們順利度過幼小銜接的階段,”說到這,朱愛民哽咽了,擦完眼淚,她繼續說,“還有許多家長是沖著一年級有我在而放棄擇校的,但是我這一病,所有的承諾都不能實現了。”

【病床上的微信】

按照慣例,楊浦小學分校每一年開學前都有一次幼小銜接講座,常年帶教一兩年級的朱愛民是當仁不讓的主講人。但是消息傳來,校長馬燕婷考慮再三,想讓其他教師代班。但朱愛民對她說:“沒事,我可以”。

為了這句“我可以”,朱愛民特意推遲了去醫院做檢查的時間,同時把講座時間提前。兩場講座2個小時,朱愛民沒有顧得上喝一口水。原本定好10點出發去醫院的時間,也因為家長們的咨詢和交流一拖再拖。

場下,年輕的教師張麗萍感慨萬分:“朱老師是那樣自信、從容,她簡直就是天生的演說家。可是,無情的病魔卻在這時悄悄降臨,我看到她眼中的不舍和牽掛。”

張麗萍是朱愛民的徒弟,2012年的夏天,剛剛入職的張麗萍師從朱愛民,她覺得自己“運氣真好”:“朱老師是楊分的明星教師,是最好的師傅。”她至今記得朱老師在第一次家訪前反復叮囑她的輕聲細語:“千萬不要晚上去家訪哦,穿得端莊一些,要注意……,還要記得……” 那溫柔的話語就像一束陽光灑進了她的心田,溫暖著張麗萍的心房。

9月3日,新學年正式上課的第一天,也是朱愛民動手術的日子。疼痛還在折磨著她,她心里惦念的,卻是她的手機。“把我的手機放在我枕頭邊,不要調靜音”她叮囑女兒,“如果有信息,你讀給我聽。”她知道,開學第一天,家長們有一連串的問題要問,接替她的年輕班主任張端陽也有不少困惑要她來解。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著工作!”孝順的女兒急得直哭,但她也知道,這30多年來,媽媽心里最牽掛的,始終是她的孩子們。剛剛責怪媽媽不當心自己的身體,她已經拿起了手機,逐句逐條讀給母親聽,然后再根據媽媽斷斷續續的口述,一一回復。

在之后很長時間里,朱愛民一直沒有離開班級的群。“雖然不能教孩子們了,但是他們知道,我始終在看著他們成長。”一低頭,又是止不住的淚水。

【最愛“偷師”她上課】

半年后重回學校,朱愛民特意提早了半個多小時。在愛人的陪伴下,她徑直走到五年級。當她出現在教室門口的時候,“朱老師”的喊聲將她緊緊包圍。孩子們從四面八方奔過來,將她緊緊環繞。還有的孩子將一張合影高高舉過頭頂:“朱老師,您還記得這張照片嗎?”

這是她將這屆學生送上三年級后和孩子們的留影。朱愛民早已抑制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英語老師周寧曾經是朱愛民班級的副班主任,最讓她記憶猶新的,是180面小紅旗。“剛進小學的時候,孩子們大多都很靦腆,愿意舉手的寥寥無幾,”周寧說,是朱老師想到了用小紅旗——每個孩子面前有彩泥,表現得好,舉手發言,就可以插上一面小紅旗。全班36個孩子,每個孩子5面小紅旗,朱老師做完這180面小紅旗,卻只用了一天。“后來我們才知道,朱老師的先生陳先生是最能幫到她的助教,”周寧說。一個晚上,朱愛民的愛人就把180面小紅旗做完了,平時朱愛民上道德與法治課需要的教具,都是這位“賢內助”幫助朱愛民一起準備的。

對于徒弟孫曉蕾而言,朱愛民就是學校的“正能量”。孫曉蕾并非科班出生,來楊分之前,她曾在律師事務所工作。當她“跳槽”到學校,她被朱愛民身上的“一身正氣”和教學藝術所傾倒。“家長們幾乎100%地支持她的工作,所有孩子都聽她的話,”孫曉蕾說,這對于她這名新教師而言,簡直是“太神奇”了,“她總有大多數老師沒有的‘法寶’。”于是,每次家長會,孫曉蕾都會悄悄地站在朱愛民班級的外面,“偷師”朱老師的的教學方法,以及她和家長們溝通的技巧。

“有她在,感覺什么都不用怕,”這是張麗萍對朱愛民的評價,也是學校對于這位曾經獲得上海市園丁獎、楊浦區十佳班主任老教師的依賴。但是,命運總是讓人出其不意。

“我曾無數次想象過我退休的那一天,”朱愛民說,“只是這一天來得太早了。”


責任編輯:陸蕓
微博關注上海教育新聞網
更多>>

圖說教育

主辦單位:上海教育報刊總社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