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教授”與他的鄉村振興實踐

2019-05-13 11:39:19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王仁維 彭德倩

早上8:30,家住浙江臺州市的退休阿姨楊碧君,帶著七八個老伙伴坐上203路公交車,篤悠悠來到黃巖區蔡家洋村的貢橘園春游。林中橘香浮動,略微架高的木步道寬3米,在園內蜿蜒200米,兩側盡是探頭探腦的小橘花。

誰能想到,兩年前幾近廢棄的果園,已變身遠近聞名的網紅景點。

帶來這一變化的,是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城市規劃系主任楊貴慶教授和他的團隊。2012年至今,懷揣鄉村振興的夢想,他拄一根竹竿,背一個布袋,行進在黃巖的山徑泥路上,帶領一個個村莊煥發新顏。上海—黃巖,每月2次,每次3天,六七個點連軸轉,已干了七年。

大咖教授,因何向鄉村“逆行”?春末夏初,記者隨楊貴慶去到黃巖。

一個廢棄果園的重生

貢橘園里的河道邊,蔡家洋村的葉大娘正洗衣服。家在園邊村里的她,對這里的變化最了解。“那邊有三棵百年橘樹,原先沒啥人在意,更何況還有個漚肥多年的石板坑,大家都離得遠遠的”,她抬手指處,三棵葉茂根深的大樹前,“橘三仙”的銘牌古樸,古橘樹的悠悠過往一一記錄。旁邊的石板槽早就清清爽爽,成了遠近聞名的“農耕文明遺跡”,常有年輕人來這里看新鮮。

在貢橘園里,楊貴慶邊走邊檢查步道。他身邊跟著的,一個是黃巖當地規劃設計院的小年輕鄭迎春,一個是負責施工的應師傅,一路問答,一路布置。比如,鄉間小路的鋪設,楊教授有個特別要求——中間大石板,兩邊嵌入小鵝卵石,保留野趣的同時,也考慮穿高跟鞋的女性和愛跑愛鬧的小孩舒適方便。剛開始,施工隊沒按這個來,他直接要求返工。如今,走在經他設計改造的黃巖鄉村中,鞋底幾乎不沾泥。

“楊教授在區里太‘搶手’。他來了,我們就更有信心了。”南城街道黨工委書記陳虹說,這里處于城鄉接合區域,外來住戶較多,管理發展都遇到些瓶頸。兩年改造后,村里環境大為改善,村民們的觀念也在變。“前幾天我在村里面館聽到一段對話,客人問老板,廚余是不是直接倒河里。老板馬上回,‘那怎么行,現在都那么干凈漂亮了,我怎么會干這種事!’”陳書記臉上掩不住開心。

7年前,楊貴慶團隊應邀幫助黃巖規劃美麗鄉村建設。踏進村莊,又喜又憂:既為珍貴遺存欣喜,又為盲目拆建焦灼。“傳統農耕文明為黃巖留下了大量歷史文化村落,如果缺乏科學規劃盲目開發,后果堪憂。”楊貴慶說。在他的指導下,黃巖梳理出一整套美麗鄉村建設新思路,涵蓋鄉村經濟、環境治理、社會文化、產業振興等各個層面。在楊貴慶看來,鄉村沉淀著農耕年代文化寶藏,可能當下有些蕭索,但依然是文明的源泉;鄉村承載著鄉愁,也是中國現代化發展重要戰略資源之一。

一個布袋的特殊功能

工作間隙,楊貴慶終于稍稍卸下肩頭布袋。泛黃袋子上,印著“同濟大學”的字樣已經磨到模糊。他把物件一個一個拿出來:“這是能彎曲的尺子,U盤、水筆、鉛筆、白紙,用這些隨時可以畫圖;這是我的工作日程安排表,每完成一項就用紅筆劃掉……”小小袋子宛如百寶囊,陪伴著他跋山涉水,走村串巷。

從蔡家洋村出來,已是中午,突然下起大雨,原定去沙灘村的重要行程——演太線步道,被雨勢所阻,卻并不耽誤楊貴慶與村里干部邊看村屋建設,邊討論步道規劃。那是他為這美麗鄉村畫出的一條“黃金走廊”。

一年多前,他想弄清當地文獻記載上一個叫做“東客柱”的地名。那天剛下過雨,楊貴慶憑著手機上的指南針,一路翻山越嶺5個多小時,25000多步跋涉。為了做好沙灘村村落的規劃與修建,他已經多次這樣爬越狀元山、翻過引坑嶺,越過蔣家岸,最后到達寧溪鎮的烏巖頭村……荒野山徑中生生踏出了一條“新路”——“我從地圖上仔細研究過,烏巖頭就在我站著這個點的西南方向45度角。接下去我們要在烏巖頭村和沙灘村之間修建一條休閑運動步道,兩個村就可以連成一線,撬動寧溪跟嶼頭之間的整個旅游資源,點亮沿路四個小山村。”

如今,步道已全線貫通。這次,楊教授帶來了新的“作業”:設施服務跟進。沿路各村莊,根據自身風貌特點,建一處公共廁所,一處小型生態化停車場,一處村廟廣場,一處游客信息中心,一處餐飲民宿……當然,要在鄉村完成這些新“作業”,楊貴慶也不光是拍拍腦袋,畫張圖紙了事。?他有自己獨特的“工作十法”,每一條都有故事。文化定樁,是挖掘確立一個鄉村的獨有內涵;柔性規劃,是區別于城市規劃中的一張藍圖板上釘釘,適應鄉村特點不斷調整。后面還有細化確權,功能注入,適用技術,培訓跟進,黨建固基,城鄉共享,話語構建等。而全新步道的建設,是十法之一,點穴啟動。

“和楊教授一起干,就好像跟著他讀了個研究生一樣。”嶼頭鄉黨委書記陳康說。在他眼里,楊教授給他們帶來的最大收獲是鄉村發展新理念。

一家扎根山里的鄉村振興學院

“他太辛苦了,前兩年楊教授還是一頭黑發的,現在都花白了。”一直跟著教授的研究生楊怡說。

不久前,《美國規劃師雜志》刊登了題為《再創中國鄉村,美國規劃師能向烏巖古村學到什么?》的文章,記錄的是楊貴慶在黃巖烏巖頭村的實踐。鄉民老陳告訴記者:“他手把手地教會了我們如何劃線,如何插竹竿放樣,如何建景點,與我們就像親兄弟一樣。”

六年時光拂過烏巖頭,從昔日只剩3戶留守,到如今一家家搬回。隨著大批游客的到來,年輕人開出“可以發呆”的咖啡館,有人做起農家樂生意。在村里,很多人不知道“楊貴慶”,卻認識一位很厲害的“楊高修”(當地方言“楊教授”的諧音)。

整個黃巖區,到處能遇見熱情招呼“楊高修”的鄉民。這個說,“楊高修,上次施工隊來掛燈籠,我把家里工具都拿出來給他們用,我開心得很!”那個說,“楊高修,來看看我這里要建的新茶室,像你教的那樣,底瓦用新,頂瓦用舊,好不好?”每到一個村鎮,他總要去看看當地的規劃展覽室——老老小小在里頭指點討論著,“楊高修”站在門口看著,笑瞇瞇的。

去年2月,烏巖頭村的成功改造引來全國各方慕名學習考察,國內首家以鄉村振興為主題的干部教育培訓基地——同濟·黃巖鄉村振興學院在這里成立。作為學院的執行院長,楊貴慶和同濟各領域的專家一起,列出了這樣的課程表:《鄉村地理環境》《鄉村適用技術》《鄉村空間布局》《鄉村文化傳承》……除專題教學外,學院還設置了15個現場教學點——教室里學到的,出門抬眼可及,一頭撞進詩畫鄉村。

這綠水青山,誰說不是最好的課堂?!

責任編輯:陸蕓
微博關注上海教育新聞網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更多>>

圖說教育

主辦單位:上海教育報刊總社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