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實驗”領頭人顧泠沅:一輩子學數學教數學,“奔八”還在努力

2019-05-06 14:18:48    來源:解放日報   

■口述:顧泠沅

整理:本報記者 許沁

我與數學有緣。學數學,教數學,研究如何教人學數學。記得我初中畢業那年,正值新中國成立10周年,小伙伴在我的畢業“留言簿”扉頁上,工工整整地寫下“為了祖國,為了民族”八個字……從農村起步的普通教師,到“青浦實驗”向全國中小學推廣……我的祖國情懷,與學校始終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把最寶貴的東西,過渡給下一代學生

最早在小學,知道了猴子變人、人與社會,還有國家……印象中,祖國地大物博,人民勤勞勇敢,還有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再大一點,我去吳江縣城上高中,除了憧憬,增加了一種揮之不去的沉重。印象最深的是,有位資深的歷史教師多次在課堂上講述鴉片戰爭以來中華民族的屈辱史。

1962年,國家經濟形勢好轉,那一年,我考進了復旦大學數學系。經歷過饑餓煎熬的人遇上了好環境,人人“如饑似渴”,立志向上。著名數學家蘇步青先生要我們好好鍛煉身體,嚴謹治學打基礎,將來“為祖國健康工作50年”。臨畢業,卻遇上“文革”,所學無用,一下被扔到青浦縣的偏遠農村當小學老師,當年曾有過迷茫和孤獨。復旦大學有一首劉大白作詞、豐子愷譜曲的老校歌:“復旦復旦旦復旦,日月光華同燦爛”,不管命運把你安排在哪里,都要日復一日,自強不息,這種精神使我迅速擺脫了困惑:何不矢志教育事業,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過渡給下一代的學生呢?從此,我對祖國與學校的聯系,終于有了不改初衷、銘刻于心的理解。

上世紀90年代,中央電視臺有檔節目叫《東方之子》,采訪者問我:你在農村教育中取得了奇跡般的成就,是否源于努力?我說,社會學專家有個結論:各行各業成就的取得,第一是機遇,第二是瘋狂地工作,所以有點成就不必驕傲,是你碰上了機會;然后,還得靠“迷惑不擋其行,艱辛不棄其愛”的努力。

基礎教育靜水流深,咬定青山不放松

我遇到的是上世紀70年代末“撥亂反正”的機遇。那時,我在青浦縣教師進修學校工作,聞訊馬上要恢復“高考”,因此組織了一次全縣高中畢業生的數學統考,考題難度略高于小學水平,結果平均成績11.1分,零分比率高達23.5%,在社會上引起巨大反響。

自此,我開始了3年調查,找準問題,再花了一年半在現場試驗中篩選有效經驗,然后在5所學校開展比較嚴格的三年課堂實驗,在此基礎上,又用了7年在全縣推廣應用。15年磨一劍,總算贏回了質量。1979年,青浦中考合格率僅為16%,在全市“墊底”;到1986年上升為85%,此時全市平均為68%。教育部組織專門小組赴青浦作深入考察,組長問我“主要感悟是什么?”我歸納了四點——集體的努力,實際的經驗,對學生的深切了解,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堅守。

基礎教育是一項靜水流深的事業,需要一種咬住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我每天堅持寫一篇教學日記,每篇教學日記上總是有藍色、紅色的修改標記和重點標記。如今,堅持了40年,170多本日記已裝滿了整整兩個大書柜,記載了對教學的觀察與思考。

1992年,經教育部發文,“青浦實驗”在全國中小學推廣。1996年,我帶著“青浦實驗——一個基于中國當代水平的數學教育改革報告”,作為我國中小學教師代表,首次登上了在西班牙舉行的國際數學教育大會,立即引起海內外同行的矚目。?

有所成效的甘甜,臥薪嘗膽的苦澀,雖不是事業的追求,卻正是工作的全部。“青浦實驗”的一舉成功,使我對祖國與學校的理解,有了更高層次的提升。

往前走的路并不平坦,幸好有大師的指點。大學階段的蘇步青教授,留給我們的是“嚴”字當頭的做人和做學問的態度,鞭策了一代人。1986年,教育部要培養一線的教育家,提議我上華東師大碩博連讀。當年,劉佛年校長領銜一個導師組專門為我授課,從此結下師生情緣。劉佛年校長對學生出奇地寬容、寬厚,卻可使你全身心投入。他常對我說:“你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可以適當放松一點”。他為我上課,時時從方便我的角度考慮,下雨天還會親自送上雨傘和雨鞋,著實使你想“放松”也松懈不了。1990年初夏的一個夜晚,他與我深談:“真理常在兩個極端的中間”“明源頭、辨流變”“執其兩端而用之”,這些話語對我一輩子受用不盡。還有一位是原上海市教育局老局長呂型偉先生,我跟隨并協助他主持教育部重點課題“面向未來的基礎學校”,遍及全國13個省市,持續5個五年規劃。呂老常說教改要警惕“浮躁、浮夸、浮腫”和“盲目多動”,素質教育切忌花架子,一定要“返璞歸真”。我跟隨呂老28年,直到他生命最后的彌留之際。2012年,我去華東醫院向他做“最后一次匯報”,他還念念不忘惦記著各地基礎學校。

至此,我才明白:祖國,其實就是一代接一代的過渡、一代接一代的創建。這些年來,我常年奔波于各地,指導了不少校長和骨干教師,與華東師范大學原校長王建磐教授一起培養了30多位數學教育博士。

終身熱愛學校,雖然“奔八”每天工作

學校是希望的搖籃,教師是民族振興跑道上代代相傳的接棒人。我花了數十年,搜集了長三角地區120位優秀教師的事跡。上海一位語文名師“一篇課文、三次備課”“一輩子學做教師”的典型經驗使我眼前一亮,由此形成了教師在實踐中成長的“行動教育”范式,通過理念更新、行為跟進兩個反思支架,總結歸納的“聽中學,做中學,聽懂之后做出來,做好之后說出來”的觀點。2001至2005年,教育部委托我作為專家組長,在校本教研的全國大型項目中介紹并推廣。1997年,我主持編制“進入21世紀的中小學數學教育行動綱領”。

在青浦,從1990年開始堅持持續28年的全體八年級學生的數學能力測試。第一次測試,按國際認知目標分類標準,采用大數據因子分析技術,發現學生偏記憶、輕理解和地域不均衡現象;經過17年努力,第二次測試有了明顯改善,還得出了符合本土實情的合理分類——操作、了解、領會、探究四個臺階。“領會優先”有實效,但探究水平“風景依舊”。直至去年,再次對青浦全區八年級學生數學能力測試,難點有所突破,探究能力有了11.31個百分點的提升。用“變式”破解灌輸和“題海”瓶頸,著力于學生階梯式學習的教師教研,引起世界各國教育界關注。

我終身熱愛學校,留下了不離不棄的家國烙印。基礎教育是應對未來的國之大計,又與千家萬戶休戚相關。2020年,第14屆國際數學教育大會將在中國上海召開,在會議的國際程序委員會首次會議上,我被推選為4位大會報告者之一將作發言。為了應對急劇變化的未來,我雖年齡“奔八”,但每天堅持工作,盡自己的一份努力。

責任編輯:陸蕓
微博關注上海教育新聞網
更多>>

圖說教育

主辦單位:上海教育報刊總社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